头部背景图
超越|超越平台|注册
全站搜索
资讯详情
首页/信游注册/首页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0-09-08 04:03   文字:【 】【 】【

  首页/信游注册/首页_4981002_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,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,投稿您的美文!

  我家住在涟水河边,每到端午前后,涟水便进入了汛期。进入汛期的涟水一改以往的温柔脾性,它翻腾打闹,泥沙滚滚,这个时候,便得有人去制服它,让它规规矩矩,奔流到海,不为恶乡邻。我的父亲便是这其中的一个。

  父亲的祖辈们世世代代打渔为生,一条小船,便是全家生活的指望。早上三点,天还是黑漆漆的时候,四下无声,一条曲曲折折的小道通向河边。他们拿着渔网,借着点微弱星光,上得船来,向河里洒下第一网。我问过爷爷,他们都去哪里打渔,他说,涟水啊,湘江啊,都去过,即便那洞庭湖,也是撒过网的。当然,那是老人家吹牛,八百里洞庭,听着雄壮,离我的老家,却是太远,他一辈子没到过。

  在这样的环境里,父亲练就了一身好水性。他那水性,不是在游泳池里,由教练们托着屁股练出来的。那是实打实,在江里河里练出来的。江里河里,滩多水险,到处是沉潭险坑,想活命,靠的是自己的技术。父亲天天泡在水里,号称是“浪里白条”。

  爷爷那辈,新中国成立后,有些渔民成了船厂工人,而我爷爷,捏上了锄头柄,成了农民。

  父亲水性好,16岁那年,防洪委员会招人,主任亲自上门,将父亲招了进去。招进去做什么呢?作为内河防洪的大功臣的排水机,一年到头浸在水里头,水草们便一点也不客气,就在那里扎根生长,父亲的任务,便是下得排水机的下面,把那些水草,一点一点清除捆扎好,挑上岸来,拣处水泥坪,让杂草在太阳下曝晒,这样它就无法再去危害排水机了。

  这个工作很危险,排水机日夜冲刷,已经冲出了一个深潭,水深4米多,足以吞掉一个成年人,水草又长又滑,不能被它们缠住,一但缠住,它们似乎有灵性一般,缠着就不放,越是挣扎越是缠得紧,直到将人溺死在它的怀里。

  这个工作找不到人干,那年月人虽然不似现在金贵,每个人却也只有一条命。父亲却爱干这活,他像一条滑溜溜的鱼,水草们缠不住他,都被他消灭干净,他似乎天生适合干这个。

  但这个活,他也没干长久。他25岁结婚,婚后,我妈一个接一个孩子的生,他这个活就保不住了。主任找他谈话,说这个职位虽然不是公职人员,却也要遵守计划生育政策。父亲听了,卷着铺盖就回家了,也和爷爷一样捏着锄头柄回家当农民了。

  以后,防洪委员会的这个活,依然没人敢去干,他们依然找父亲,这一回,就是按天算钱了。他们中午围着灶头吃饭时,就说:“老韩,这活少不了你。”

  涟水常常发洪水,每年端午时,天就像被人捅了个洞,一天一场雨,一下就是一天。下得一个月,防洪大堤上就紧张起来。农民扔了锄头,菜农扔了粪勺,都上得堤去,撑把伞站在雨里,手上端个烟斗,煞有其事地看着,谈论什么时候会涨上来。

  父亲却并不去看,他说看了也没用,反而心焦,他从屋后砍下几根竹子,用刀子劈开了,劈成一半寸宽的一条条,用他们织菜篓,织篮子,织蝈蝈笼。有几年,织着织着,外面的雨渐渐停了,水也退了下去。

  98年,雨一直不肯停,水也不退,人们再也耐不住心焦,撑着伞一个个上得大堤来看洪水。

  有一天,村干部突然跑到我家来,说是要征用我家的一只大机帆船,连带着父亲也被征走了。说是洪水实在太大,要调用船只去运沙袋。

  父亲一走就是半个月,那年月也没有电话,他在哪里,家里人都不知道,村干部也不知道,就是那样和船一起调走了。

  母亲的心一直都悬着,看着外面的雨,由豆子一般大小,变成朦朦细雨,一会儿又是黄豆大小,不停在砸在院子里,砸出一支支雨箭,她再也忍不住了,她拿了一点衣物叫我拿着,又拿出两把雨伞,我们一人撑着一把伞,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抗洪委员会走。

  妈妈脸色凝重,她说:“呆会儿,那里的人要是不告诉我们你父亲去了哪里,你就使劲哭,知道吗?”

  我是哭不出,在那个年纪,我觉得哭是一件是丢脸的事,特别是在陌生人面前哭。

  所幸,走到防洪委员会时,那里只有一个值班人员在,其他人都到防洪大堤了去了。值班人员认识妈妈,开口就说:“嫂子,韩哥在争光堤。昨天晚上,争光堤垮了一个五米多宽的口子,洪水冲了进来,现在武警都去那里了,韩哥也在那里,忙着运沙袋呢。你放心,没事的。”

  母亲说:“那总得叫人看上一眼,不然我不放心呐。你也知道我们家,三个孩子都要吃饭,都靠我爱人赚钱,他要有个好歹,可怎么得了。我也不去,就让我家老大去看一眼,送点衣服,也是报个平安。兄弟,这个要求不过份吧?”

  值班人员挂出个电话,说了几句,然后对我们:“老韩还在争光堤,你们快去,等下怕被叫走。”

  我们谢了他。母亲叫我拿着早已准备好的衣服,还有几包烟,一个打火机,用塑料袋扎紧,一起拿给父亲。

  我撑着伞,紧赶慢赶,就往争光堤跑。一路上,到处都是赤着脚的人,他们也没什么事,来来去去的,就是看热闹。

  上了防洪大堤,我一看涟水河,都惊呆了。平日里,那河水温温柔柔,静静流淌。我们还经常去河边玩,那水清清浅浅,成群结对的鱼虾在水里游来游去,还有几根水草,在水底飘摇。

  可现在,哪里还看见什么鱼,我们平时玩耍的地方,已经看不到影子,到处都被浸在水里。远处,水浪滔滔,夹杂着泥沙,一张从上游飘下来的桌子,在水里浮浮沉沉,一下子就被推出好远。

  我顺着他的指的方向望过去,果然有一头猪,露出白色的脊背,跟水一起沉浮,几下几下,就走出了几里远,再也看不到。

  瓢泼大雨继续不停地下,一辆辆军车开过,车上站着的都是武警。这情这景,让人的心陡然沉了起来。我夹着那些衣物,急匆匆地跑,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我的心像压得一块大石头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“快点找到父亲。”慢慢地,雨变小了,停了下来。非常美文

  我赶到争光堤时,那里人山人海,救援的,看热闹的,挤满了大堤。争光堤已经被封锁了,一个手执警棍的老头站在入口,禁止一切闲人入内。

  两个穿着热裤的辣妹,骑着辆小自行车,嘻嘻哈哈地过来,就往警戒区冲。老头子一棍子打在车胎上,其中一个辣妹差点摔在地上。

  十几分钟,父亲被叫了出来。我简直认不出他了。头发一绺绺的,沾满了黄泥,脸灰扑扑的,到处是泥巴和草屑,胡子拉碴的。身上的衣服已经认不出原色了。他神情萎糜,眼里全是血丝,一副倒在地上就能睡着的样子。

  “说什么傻话呢,这孩子。这么大的洪水,我能回去吗?哎,你快点回去,路上要小心点,不要到处玩。”

  我点点头,转身准备走。他一把拉住我,双手扶住我的肩,说:“你是老大,要警醒一点,如果水涨进来了,记得带着弟弟妹妹们,逃到高处去。”

  他望了望远处,那里洪水滔滔,水里不知夹杂着什么东西,正滚滚向前去,一阵风扑来,河水打了一个浪,岸边一棵小树苗被连根拔起,随着河水飞快去向前流去。copyright verywen.com

  我走出好远后,一回头,还看见他怔怔地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地看着我。他的身后,旌旗飞扬,一队队武警正列队前进。

  我转身就跑,我想我应该跑着非常快,路两旁的景物,不停地后退,耳边是呼呼的风声。

  我也不知道我要跑什么,就是觉得胸中憋着一股子劲,一定要跑出来。跑到家,我给妈妈说,父亲一切都好,每天都有白面吃,经常加餐,都是大块鱼,大块肉呢。我爸说的,我又强调了一句。

  母亲不再问,只是叹了口气,说:“如果我们这里也垮堤了,你就自己跑,知道吧?”verywen.com

  “你还管我们呢,我们当然也是跑呀,你别管我们,你一个人跑,跑出一个是一个,知道不?”

  所幸,十几天后,洪水退了下去。父亲也回家了,他一回家,就狠狠地洗了个澡,对母亲说:“我睡一觉,你别叫我呀。”

  2017年,涟水又涨得超过了警戒线,新的一轮抗洪战役又打响了,父亲却永远长眠在青山绿水之间。母亲曾说:“要把你父亲的墓地做得高一点,这样洪水永远都浸不到他。”

相关推荐
  • 首页#沐鸣注册地址#首页
  • 首页/信游注册/首页
  • 首页-可乐在线注册地址-首页
  • 首页优盈平台首页
  • 首页[信游注册]首页
  • 首页-百事注册-首页
  • 首页||wd注册地址||首页
  • 首页=天辰2注册地址=首页
  • 首页||wd平台注册||首页
  • 首页@新宝gg平台注册@首页
  • 底部背景图
    脚注信息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22 超越HTML地图 XML地图 TXT地图
    友情链接: